嘻嘻嘻嘻嘻

【巍澜衍生之半云离】3抗拒

我觉得不错的文,但是怎么会没热度,哈哈哈,小透明也要推一下


戴咚咚:

赵云澜早上是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的,他摸到手机接听:“队长,龙兴花园发生了一起自杀案,上面说让您过来一趟!”




“我不去!我重案组,他一自杀,闹什么闹!”赵云澜坐起身,不耐烦的揉了揉眉心,脑仁儿一鼓一鼓的疼。




“这次的自杀案有些不一样,法医组的结果还没出来,但是现场勘查结果既是自杀又有他杀的迹象。”




“什么玩意儿乱七八糟的?!等会!我还没起床!”赵云澜挂了电话,打了个哈欠,走进洗手间冲了冲澡,出来打开冰箱,里面空空如也,只有几个空盒子好好的摆在里面,他咂了咂嘴,关上了冰箱,算了,不吃了!




车开到龙兴花园只有半小时车程,赵云澜漫不经心的等着红灯,被一阵包子香味吸引,扭头去找寻香味的来源,却看到沈君离靠着路边没熄火的车,龇牙咧嘴的吃包子,看来包子确实是很香,又确实很烫,沈君离咬了一大口塞嘴里,烫的跳了跳,用手扇了扇嘴,一副痛苦的样子。赵云澜不由得笑出了声,沈君离抬眼看过来才发现他,忙用手遮了嘴,嘴里呼呼噜噜的说:“看什么看?!没见过吃包子的?!”




“喂!”赵云澜打了个响指,“给!”扔过去一瓶水,指了指自己的下巴,一轰油门走了。




沈君离把水夹在腋下,摸了摸下巴,靠,一个菜叶!丢份儿了!




赵云澜赶到现场,一个看似是普通的坠楼自杀现场,他转了一圈,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,死者在楼下,被法医用遮挡布围了起来,周围都是看热闹的老百姓,赵云澜喊人清了清现场,走进了围挡,一个年轻的男人呈蜷缩状躺在地上,腿骨已经被砸碎,一片血肉模糊。




赵云澜扇了扇鼻子,问:“刘医生,什么情况?”




被称作刘医生的女警抬起头,说:“目前看来,应该是坠楼死亡,但是,她死前呈现的这个姿势不像是自杀的人,更像是被什么人扔了下来。但是现场却没有看到任何第二人的痕迹,所以,请你来看看。”




赵云澜点了点头,重新回到楼上,仔细看了看,招了招手:“小武”一个年轻警官跑了过来,手里拿着相机:“赵队!”




“把所有看见的地方一块一块全给我拍下来!”




“好嘞!”




赵云澜回到警局,召集几个兄弟开了碰头会,把有疑点的照片都摆了出来,分析了半天没有任何头绪,赵云澜挠了挠头:“老规矩,小武,二丫头,你俩去死者的居委会,邻居,同事那里看看有什么线索,老班再去一趟案发现场,你们两个留守,看法证科结果什么时候出来,再捋一遍照片。”




“得!”老班掐灭烟头站起身:“赵队,您呢?”




“我得先吃点东西,胃疼又犯了。”赵云澜捂着胃摆了摆手,众人散了。




赵云澜回到办公室,打开抽屉翻腾半天,一颗药都没有。以往这些药都被沈巍细心的用药盒分类放好,每天吃几颗都是固定的,现在……算了,忍一忍就过去了。




赵云澜找到一个脏兮兮的杯子,接了一杯热水,忍着烫喝了下去,一时不见好。




就抱了一个靠垫,伏在桌子上休息。




……《……》……




沈君离今天只有三个病人,其中两个都是他的老顾客,一个轻度抑郁,一个精分。精分这个常平,是他的发小,从小时候他就表现的异于常人,今天亢奋,明天抑郁,沈君离后来学了医,进入了这家私家医院,做了一名心理医生,发小就像是点卯一样,周周报道,挣得那点工资全部捐给了医院。




“说吧,真真?”沈君离坐在椅子上,常平躺在贵妃榻上,抽抽涕涕的哭,听到问话点了点头,翘着兰花指擦了擦眼泪:“我觉得,常平要杀了我,年纪越大越讨厌,今天我要过来,就是不让我穿裙子。”




沈君离笑了笑:“常平,那德行,我清楚!最近没怎么见你出现啊?”




“常平不让我出现!”“真真”抱怨的说,“他最近总是管着我,每次我想换上裙子出去玩的时候,他总是抓住我!君离,我想,他是不是喜欢我啊?”




沈君离知道,精分的人格平时不会互相打扰,除非特殊情况下,要么为了保护另一个性格,要么为了杀死另一个性格。他想了想:“嗯,如果常平喜欢你,又怎么会干涉你?”




“君离,你真是娘胎单身,有人喜欢别人的方式就是干涉。”




“哦?如果常平能接受你,你能安静的不出来吗?”沈君离问道。




“可以啊,没问题!”常平渐渐睡着了,等他睁开眼睛,沈君离正在电脑旁忙碌着什么,常平走过去敲了敲桌子:“哥们儿,我走了啊!”




“如果可以的话,不要那么有控制欲,虽然真真是你的第二人格,但我不保证你还会不会有第三人格,理论上来讲,如果第三人格发现自己有危险会杀掉其他人格。你控制情绪,好自为之。”




“反正有你呢,我怕什么?回见!”




常平转过身,犹豫的问:“那个,君离,你有没有感到哪里不舒服?”




“什么意思?”




“没事,真真刚才跟我说,她能见到另一个你,不一样的你。”




沈君离键盘上的手定格在按键上,过了一会儿,他推了推眼镜:“真真逗你玩儿呢!”




“我觉得也是!你就是心理医生,总不至于自己都精分吧?”常平笑哈哈的走了。




沈君离看门缓缓关上,他摘掉眼镜,揉了揉鼻梁,自从换心手术之后,自己经常能感到有另一个人在自己体内,虽然这个人没有什么恶意,但是他内心还是很抗拒。他已经开始着手治疗,有机会还是回美国找老师问诊吧!



爱总是让人心痛,却也让人坚定。
我的责任让我救了人渣,也救了爱。
这是一个悲剧,我却想看下去,也许在绝望中挺一下,就能等到救赎。
医生只能先救你的命,唯有爱,能救你的灵魂。

这个转发量,发生什么了?

我要激情开麦了!
我拥有了今日份的爱情!哈哈哈哈,我不管了,我要直面四十米大刀!来吧!

🙈🙉🙊

白宇哥哥手真小啊,跟我这个162的人差不多大啊~神奇~
我路人朋友说,他长得真秀气……

好吧,这个角度的话,看来长得高没什么用,牵手的话,谁的手能包住另一个,才能定……

啊啊啊啊啊啊啊
追星使我快乐!

一位纯路人妹妹,被我拉着聊热搜,路人视角的联想……

今天看了李诞写的《我们说了沉默就沉默到底》,好看!嘿嘿嘿~
版权问题我就画了重点,没有发全文。喜欢的朋友去看李诞写的《笑场》吧,挺不错的!

最近发的疯太多了,我得冷静冷静

请问,你是……你是……蒙奇奇吗?

这两天宇宙星空什么的,让我脑子里一直萦绕着小王子与玫瑰花……真是一出大戏~哈哈哈😄

我去~哥哥是不是第一次冲到这个位置?真的是稍微捯饬一下,就从剧抛脸演技派,滑到流量偶像派😂广州的姐妹们今天有姓名了~实名羡慕!